171-5491-1160
当前位置:主页 > 淮南家教新闻 >  复旦投毒案嫌犯父亲:原以为知识能改变命运_教育_腾讯网

复旦投毒案嫌犯父亲:原以为知识能改变命运_教育_腾讯网

发布时间:2015-01-25 13:00   来源:  浏览:   【】【】【

复旦投毒案嫌犯父亲:原以为知识能改变命运

黄洋父亲昨晚赶到上海/晨报记者肖允

复旦投毒案嫌犯父亲:原以为知识能改变命运

林森浩父亲前天就已来到上海/晨报记者殷立勤

晨报记者李东华叶松丽

今天上午10点,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,林森浩投毒案将做出二审判决。宣判前夕,林森浩的父亲及黄洋的父母相继来到上海,心情各异。昨天,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前往看守所,会见忐忑之中的林森浩。

林森浩投毒案

判决情况概览

[一审情况]

宣判日:2014年2月18日

宣判结果:被告人林森浩以故意杀人罪,被判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

宣判词(部分):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,致黄洋死亡,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。林森浩系医学专业的研究生,又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有关的动物实验和研究,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,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,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。而在黄洋就医期间,林森浩又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,最终导致黄洋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而死亡。上述事实,足以证明林森浩主观上具有希望黄洋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。林森浩关于其系出于作弄黄洋的动机,没有杀害黄洋故意的辩解,及辩护人关于林森浩属间接故意杀人的辩护意见,与查明的事实不符,均不予采纳。

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,手段残忍,后果严重,社会危害极大,罪行极其严重。其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,尚不足以从轻处罚。辩护人建议对林森浩从轻处罚的意见,亦不予采纳。故判决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[二审情况]

宣判日:2015年1月8日

宣判结果:

宣判词:

黄洋父亲:希望告慰儿子在天之灵

昨天上午,记者跟黄洋的父亲通话时,他正在赶往机场准备来沪的路上。

照例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赶到浦东机场,照例是黄洋生前那几个同学在迎接他们。黄洋母亲想挤出一丝笑容,不让气氛太压抑,可是泪水却忍不住夺眶而出。又晕机又晕车,黄母一路上情绪非常低落,在上海市高院附近草草吃了几口晚饭后,就在附近一个小区旅馆里安歇下来。

黄洋的父亲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袄,站在小区的门口跟记者说话。这时,黄家代理人叶萍律师打来电话,他们约了一下明天早晨到高院的时间,以及出庭的人数。黄洋父亲说,黄洋的大姨这次没有来,明天上午就他们老两口到庭。黄父告诉叶萍,明天宣判之后,他们估计还不会很快离开上海,因为除了某电视台一档谈话节目外,还有一些后续问题需要准备。

对于明天的二审判决,黄父也显得有点焦急。“希望能够维持原判,这样一来,就能够给黄洋的在天之灵一丝安慰。”

如果维持原判,是否考虑在判决书下达后跟林森浩的父亲见一面?黄父摇摇头说,林森浩在二审庭上的表现太令人失望,现在已经没有再交流的基础。而且“黄洋妈妈一看到林家的人,就想起黄洋,心里就受不了,所以还是不见较好。”

如果真的出现改判的情况呢?黄父说,他们也想过这件事。“无论什么情况,我们都会理性面对。如果改判,后面的路会相当艰难。”黄父再次强调,对于林森浩的父亲以及其他亲属,他保持理解的态度。冤有头债有主,他的仇恨只针对林森浩。

黄家代理人:这个案子没有赢家

二审庭审结束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,黄洋父母也备受煎熬。“他隔三差五就要给我这里来一通电话,了解一下案件的最近进展,打听一下宣判日期。”昨天上午,叶萍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二审判决大家都在拭目以待,她很理解黄洋父亲急切的心情。

对于判决,叶萍认为二审应该会维持原判。“这个判决应该没有什么悬念,因为二审开庭前的时间已经非常充分,对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,都有谨慎的研判。”不过她也表示,“投毒案从一审到二审,都是非常公开透明的,彰显了法治精神。当然也不能排除改判的可能。这就像一枚硬币,不是这面就是那面”。

叶萍表示,目前的审判还只是涉及凶案本身,黄家人的目标很明确,那就是惩凶。

至于附带民事赔偿,目前还没有涉及。二审判决之后,将会启动问责。至于问责的对象,叶萍表示,存在疏漏的相关环节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。至于如何问责追偿,还要听被害人家属的意见。

叶萍说,这是个两败俱伤的案子,没有赢家。

跟黄洋密切相关的几次时间点,天都下着雨。记得,黄洋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下着细雨;一审开庭那天,下着雨;在宝兴殡仪馆出殡,天下着雨;回老家下葬那天下着雨;这次一审宣判,还是下着雨。我知道可能只是巧合,但我内心觉得,这是老天觉得我孩子死得冤。

—一审宣判后黄洋父亲如是说

林森浩父亲:我的命不好

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是5日从律师的口中得知宣判时间的,原本计划昨天出发,最终还是没能忍住,于前天上午就乘坐飞机来到上海。

此次林尊耀谢绝了其他媒体的见面采访,于昨天晚上主动联系到晨报记者,并与记者同进晚餐。在餐桌上,林尊耀首次敞开心扉说,“我的命不好”。

林尊耀的弟弟告诉记者,近一个月来,哥哥林尊耀是在两种矛盾的状态下走过来的。“他对二审的结果充满期待,但又异常害怕。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,快点知道结果也是好事,再这样下去,人都快不行了。”

据林尊耀的弟弟说,来上海的第一个晚上,林尊耀几乎未眠。前晚11点多,林尊耀就突然坐起来,由于怕被认出来,呆在旅馆不敢出门,他在床前不停掉眼泪,也不说话,弟弟起来安慰了半小时。睡到7日凌晨2点多,林尊耀又爬起来,寂静地看窗外的灯光。早上6点,弟弟又发现林尊耀已经起床。

在餐桌上,林尊耀说,面对宣判,他很害怕。原本以为培养孩子大学毕业,任务就完成了,没想到出这种事,又要操心,不知以后会怎样。

林尊耀还说,他和老伴读书少,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,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,林森浩的事让他“很痛心”。

林森浩代理律师:对判决没有压力

前天晚上8点,记者在某茶座与林森浩代理律师唐志坚会面。对于二审判决,唐志坚坦言没有压力,但感觉责任重大。“在二审开庭期间,我们已将案件中的所有疑点都提到了,我们也相信林森浩会得到公正的判决。”

唐志坚介绍,在去年12月8日的二审庭审过后,他已到看守所见过林森浩一面,“他说,很感激二审有机会把想说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,但他不敢设想结果会是什么样,只是想努力地平静自己。”唐志坚说,林一直很内疚,当时表示想在春节前再写封信给黄家,表达歉意。

昨天上午,唐志坚与施律师再次前往看守所会见林森浩,共1小时40分钟。

据唐志坚介绍,林森浩昨天才知道宣判信息,虽然平时从林森浩的表情很难看出他的心理活动,但昨天能明显感觉到林森浩的忐忑心情。当时林森浩坐在椅子上,表情没太大变化,但眼珠转动了两下。“在会见过程中,他话很少,主要是我们在慢慢介绍情况,短短的时间里,他就深呼吸了几次,他在努力让自己平静。”

唐志坚说,会面主要是为林森浩讲述可能发生的两种结果(维持原判或者改判),并希望他能做好心理准备。会见的大部分时间里,是两位律师通过聊天不断让林森浩“放松”。

虽然现在是有这个口供,但我也不知道真实情况是怎么样,我想他(儿子)没有那么歹毒,也没必要杀人。他能得到什么?我想不通。他跟黄洋也没有什么大矛盾,庭上说那些话,我也一直没想明白。说我儿子歹毒,故意杀人,我到死都不会相信。

—一审宣判后林森浩父亲如是说

 

责任编辑: